古字画修复师梁波:坚持匠心精神,让古字画“重生”

▲梁波在修复古字画 受访者供图

跟着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热播,文物修复师的事情得以走进大众视线。修复古字画(文物),可以说是一场穿越古今、与百年以前的人对话的不凡职业和不凡体验。

在东莞,也有如许的一名
古字画修复师,名叫梁波。年轻时的梁波因见识过他的徒弟无意中“露了一手”,惊为天人的他,对字画装裱修复愈发感兴趣,随后辞去公职、拜师入行。22年过去了,他坚守传统,修复过不少今世文人的字画。他曾数度前往荣宝斋拜师学艺,闲时云游四海,寻找修复的首要资料——纸张。这些年来日子虽然清贫,但梁徒弟表示,这行是越学越不敷,越做越开心……

追寻心中的净土,辞职拜师学艺

时光倒回1995年,梁波还在部队当兵。因为常送字画去装裱,他结识了西安临潼数一数二的装裱师张广元。

梁波有次带了自己临摹的两幅字,请张教员点评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张教员能从中一眼看出他写字时的状态如何:“徒弟说,这幅28字的楷书,临的时候心气平静,非分可贵;另一幅是写了一半有事出去了,回来离去接着往下写,他以至精准说出是从哪一笔接上的。”这让梁波心生敬意。

复员后的梁波,第一选择是回重庆老家,进了派出所事情。“那两年接触的案子太多,见识了很多人利字当头,以至父子兄弟反目。”这些事对梁波内心刺激很大,他婉言哪怕到如今,有时都睡不太好,还会因梦到案件中的情形而惊醒。踌蹰间他不断回想起,彼时和张教员讨论装裱字画的时光。尤其是临离开前最后一次看教员装裱,他曾问教员:“若是事情不顺,我能回来离去跟你学装裱吗?”

这句话在心里装久了,逐渐成了一种信念。事情两年后,梁波毅然辞职,打定主意回去学装裱。这个决议当时就像冷水滴进热油锅里,他身旁顿时炸开锅了。单位的领导看中他的事情能力,承诺想办法让他边事情边进修;父母兄弟也不断游说他。考虑再三的梁波,婉拒了各人的好意:“我想着人生一世、草木一秋,能做点自己喜爱的事情,有口饭吃,就行了!”

一入装裱深似海,洗揭补全皆学问

梁波揣着积蓄回到西安,正式拜张广元为师。在徒弟眼里,这个徒弟勤奋勤学,很多事一看就懂,是可塑之才;而在梁波心中,徒弟恩重如山、知无不言,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,让他激动不已。

学了一段时光,徒弟给机遇让他外出深造。梁波揣着家里赞助的4000元,在北京、天津待了一个月,这期间他第一次走进荣宝斋。“荣宝斋有三百多年历史,保藏了很多各人之作,我没事就去逛,认为怎么看都看不敷。”

▲梁波修复的清代的人物扇面图

机遇是为有心人准备的。再后来,梁波得以在荣宝斋进修,跟随心中的大师深造手艺。“装裱修复是一项非分复杂的技艺,对技法要求非常高。洗、揭、补、全是古画修复最中心的几道大工序,细分的话还有二十多道小工序,每道工序环环相扣,一道工序做得不到位,都会影响到下一道工序。”

这让梁波从不敢怠慢。他形容,古字画修复就像做手术一样,时常“上了台面下不了床”,有时废寝忘食,十几个小时一直站着事情。

闲时云游四海,增长见识

2002年的一天,梁波接到中国诗字画研究院岭南分院(附属北京,位于东莞)的德律风,对方表示缺人手,希望招一名
懂字画又懂装裱的徒弟。就如许,命运引领梁波来到东莞。

▲袁崇焕书法作品:《天下太平》

他沉下心专研营业,还特意去荣宝斋进修了中国画。让梁波印象最深刻的,是2013年帮东莞一名
私人藏家修复袁崇焕将军的字。因保存不当,那幅字拿过来时破裂得仿佛一张麻将席,到处是断裂纹;加之后人修复不当,整幅字看上去“气息奄奄”,梁波硬是花了三个月时光,让这幅字重新焕发生命力。

修复事情需要精神高度集中,修复师们大多有自己的放松体式格局。闲时,梁波喜爱云游四海,通过参观、接触古董来增长见识。(记者 查雨霏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zoomstv.com